中國書業的新途徑

日期:2017-12-22  來源:出書網  瀏覽次數:0

夏丏尊先生(1886~1946)是我國近代著名的教育家、文學家、翻譯家,以及編輯出版家,在《夏丏尊精品選》一書收錄著標題為【中國書業的新途徑】一文表達彼時他對于中國書業發展的建議,對于處于新時代的我們同樣有所啟示。


中國書業的新途徑

全國事業經過八年的戰禍,無一不受到巨大的創傷。勝利以后,亟待復興。但所謂復興者,不只是恢復原狀而已,要較原狀有所改進才對。筆者側身書業,敢就本業發抒私見,供同業先進與全國關心文化事業之業外人士采擇。

書業以傳達文化,供給精神食糧為職志。書店之業務可分為二部,一是將有價值的著述印制成為書籍,這叫做出版;二是將所印制成的書籍流通開去,供人閱讀,這叫做發行。就出版方面說,著述可收外稿,原不必一一由書店自己編輯。但一書店有一書店的目標,為便利計,皆設有編輯所。排印書籍原為印刷所之事,本無須由書店自己兼營。但書店為呼應便利計,大都附辦印刷所。就發行方面說,書店所制成的書籍原可與別種商品一樣,除門售外,批發給販賣商銷行到外埠去,不一定要在外埠自設分店。但書店為了要防止放帳上的危險及其他種種原因,皆于總店以外在重要城市另設分店。故向例一家書店機構很是龐大?偟瓯旧硪哂芯庉嬎、印刷所、發行所三部;總店以外,還要具有許多分店才算骨胳完整,規模粗具。

書店的機構龐大如是,非有巨大資本不能應付?墒前粗畬嶋H,書店的資本薄弱得很。在戰前,全國最大的書店如商務印書館資本只五百萬元,中華書局是四百萬元,其他的各書店只不過數十萬元而已。以如是薄弱的資本,要想轉動其全部機構來實現文化上的使命,當然力有未逮。于是只好縮短陣線,大家把眼光集中于銷路比較可靠而成本不大的書籍上。第一是中小學的教本,次之是不要稿費或版稅的舊書翻印,行有余力,然后輪到別的新書。各家所出版之書籍既互相重復,發行上競爭自然激烈,或用巨幅廣告來號召,或違背同業定章,抑低折扣濫放客帳來傾銷,結果發行費用非常浩大,利潤隨而減少。

這種情形于書店當然不利,而整個文化界也受到不良的影響。因為書店財力有限,所出版的十之八九只是些中小學教本與舊書,自無力來介紹日新月異的學術思想,也無暇顧及社會各方面的需要。譬如說,關于新兵器的書,關于臺灣、澎湖的書,關于內蒙、西藏、新疆的書,現在很需要,可是書店里不大多見。中國是以農立國的,可是任何農學部門都找不到一部像樣得用的書。此外如音樂、繪畫、雕刻、建筑、醫藥、航空、造船等門類,也都為了太冷僻太專門的緣故,不被書店所顧及。即使有人撰寫好了稿子去委托出版,也大概會遭到拒絕。筆者有一位研究音樂的朋友,現為國立音樂院教授,他費了多年的光陰與氣力寫好了兩部書,一部叫對位法,一部叫音樂史,自以為很有價值,想出版,遍詢書店都不要。中國雖有許多家書店,而書籍的種類不多。除教本外,一般書籍的銷數也有限,每一本書,銷數好的不過幾千,壞的只幾百或幾十。因為書店營業的目光偏在教本,無暇顧及一般的所謂“雜書”,并且推銷上全靠門市與自設的幾處分店,無力把書籍伸入全國各地去的緣故。若與他國相較,中國所出版的書籍在品種上和銷行數量上都有落后之觀。

以上所指摘的是書店過去的情形。今后是否將再這樣繼續下去呢?

原來機構已大受損傷,有的已失去了印刷所,有的已解散了編輯所,至于各地的分店大都也已毀去了十之七八,如果要一一恢復舊觀,恐各家書店都無此財力。試看僅僅幾種國定教本,以七家書店來聯合承印,猶嫌資金不足,要向政府貸款,書店財力之薄弱可知。第二,書店向以教本為主要營業,今則教本已改為國定,為教育前途計,我們也希望其永為國定。國定教本理宜由國家規定辦法,讓大家承印。從前由七家書店與教部訂立契約,聯合承印,是戰爭時期不得已的辦法。此后情形改變,當然未必能夠繼續下去,在教科書以外,應該決定營業的方針。
情勢如此,書業若重循故轍,前途將遭遇許多障礙。為今之計,亟宜另覓一條新途徑。新途徑是什么?即將原來機構改組,把出版機關與發行機關分立。其辦法大致如下:

一、以上,F有書店為發起人,在上海組織聯合書店(假定之名)股份有限公司,資本十億元(假定之數),任各方投資。
二、聯合書店不出版書籍,但以發行為業務,在全國各省市各縣設立分店,其普遍應如郵局。
三、現有各書店各自動改稱為出版社。出版社專營出版事業,其資本可大可小。各出版社以所出版之書籍批發與聯合書店發行,不自設總店門市部與各地分店。
四、聯合書店營業以現款交易為原則,于收到各出版社所出之書籍時,即按批發折扣,以定價幾分之幾付給現款,余額按期結清。

這只是個大綱,詳細辦法與實際上的技術問題,無暇在本文中敘說。書業若如此改組,在出版與發行二方面有許多好處:

一、發行效力大可增加,假定一部新書每縣銷行十冊,全國二千余縣合計可銷行二萬冊。印數既多,造貨成本自廉,可使讀者減輕負擔。
二、推廣費及管理費可以減少,無濫放回頭及吃倒帳等流弊。
三、資金周轉靈活。
四、任何著作者可糾合同志或獨力以小資本經營出版社,依各自的興趣刊行各門類的書籍,不必一定再委托書店出版。書籍的種類將因此大大增多。其委托書店出版者,亦可于成書時即取得版稅。
五、營業統一,無壟斷可言。書籍之銷行與否,全視其內容與定價如何。各出版家將專在書籍的內容上成本上互相競爭,促成文化的向上。

僅就上面所舉的幾點來看,好處已經很多。為各家書店減輕原來笨重的負荷計,今后的發展計,為整個文化界的利益計,這條途徑似乎平坦可行,是值得采取的。

也許有人要顧慮,以為書店發行部既化零為整,各家發行部的從業員將有失業之憂了。這層是不足慮的。聯合書店將遍設各地,猶如郵局,所需要的人員比現在不知要多若干倍,原來的從業員決無過剩之理。也許還有人要顧慮,以為聯合書店規模巨大,整個出版界或將為此一機關所操縱,對出版界前途不無影響。這亦不足為慮。聯合書店本身不出版書籍,出版之事仍操在出版家手中。聯合書店所得的只是百分之幾的批發折扣,不致奪盡出版家的利益。聯合書店資本既大,其股票勢必在股票市場流通,艷羨聯合書店的利潤者盡可購買其股票,取得股東乃至董事監察人之資格。

在抗戰八年中,他業多有大發其財者,書業不但不發財,且損失極大,可告無罪于國家社會。勝利以后,書業被一班敏感者認為大有希望的事業。他們以為西南西北各省教育遠較戰前發達,且臺灣、東北重新收復,營業范圍可大加開拓,別種商品將來都有舶來外貨與之競爭,而書籍則不致遭逢外來勁敵。不錯,書業的前程確是遠大的,問題就在書業自身怎樣去迎合這遠大的前程。

筆者懷此意見已久,平日言談所及,知同業中亦不乏共鳴之士,整個正在著手復興。改弦易轍,奮發向上,今正其時。筆者此文就算是一個公開的提議。

 

閱讀完成


上一篇:中國標點發展史

下一篇:暫無

梦幻国际app下载 香港开奖结果开奖直播 深圳风采2011018 河北十一选五app官方下载 浙江11选5杀号技巧 甘肃快3专家推荐今天 浙江11选5每日推荐号 秒速赛车投注技巧 十一选五浙江十一选 股票止损 北京快乐8八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