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掘金地級市 資源爭奪戰打響

日期:2014-03-27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網/報  作者:左志紅  瀏覽次數:680

搶灘北上廣之后,出版社還能去哪兒?到海外建分社?有此實力的畢竟是少數。實在沒有好的選擇,就趕快到地級市“占座”去吧,這里的競爭畢竟還沒那么慘烈。據《中國新聞出版報》不完全統計,9年間,已有30多家出版社在地級市建立了分支機構。如何掘金地級市?讓我們聽聽這些先行者怎么說。

2014年1月,北京藝術與科學電子出版社承德分部揭牌。如果時間倒流,還有類似的事件發生:2013年12月,中州古籍出版社新鄉辦事處成立,這是該社繼洛陽、北京、南陽后成立的第四家辦事處。2013年11月,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承德圖書出版中心成立,成為該社繼大慶后的又一家分支機構……

短短一年間,有10余家出版社在地級市設立分支機構,出版社到地級市掘金再掀新一輪熱潮。一家先行的出版社曾將這種在異地建立分支機構的做法稱為“章魚模式”,喻指出版社在主體穩固發展的基礎上,像章魚一樣伸出觸角、延伸分支,以期爭奪更多的出版資源,拓展更大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多的出版社在布點北上廣的同時,也向下伸出觸角,到地級市跑馬圈地,搶占出版資源。

發展路線:從沿海到內地

出版社在地級市建設分支機構有一條路線圖:最早是從江蘇、廣東等東南沿海地區開始,慢慢擴張到中西部乃至東北部,如今形成了全國遍地開花的發展態勢。

提起出版社在地級市的分支機構,江蘇出版人是最早“吃螃蟹”的。2006年,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旗下的兩家出版社幾乎同時進軍地級市,之后5年間,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陸續在南京本部及徐州、北京、蘇州、南通、廣州等成立了8個出版中心,鳳凰出版社先后在無錫、徐州、張家港、泰州、常州成立了文化公司。江蘇的3家大學社也不甘落后,2009年和2010年,南京大學出版社陸續在連云港、鹽城和常州設立了出版中心,蘇州大學出版社常熟理工學院出版中心和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宿遷策劃中心也相繼揭牌。

在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廣東,當地出版社也在世紀之交把觸角伸向地級市。2009年12月,廣東人民出版社東莞編輯中心掛牌,成為廣東第一家地市級編輯中心。2010年,廣東經濟出版社東莞編輯出版中心、廣東教育出版社江門分部相繼揭牌成立。2011年,南方日報出版社在佛山和肇慶成立出版中心。

地處北京的中央級出版社也紛紛效仿,把目光投向了沿海的地級市。2008年4月,化學工業出版社成立了青島科技大學編輯部。2010年5月,人民衛生出版社依托青島市市立醫院成立了醫學圖書翻譯中心。2010年12月,九州出版社和泉州閩南書局合作成立了海西分部。

此后南風北漸,東南沿海熱度不減,中西部的出版社分支機構也遍地開花。2011年,廣西人民出版社在貴港、來賓成立出版中心,江蘇人民出版社在宿遷成立分部,浙江人民出版社在舟山群島新區的圖書出版中心掛牌,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在廣東中山大學外國語學院成立了華南編輯部。2012年,吉林銀聲音像出版社松原編輯部、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江南分部、湖南人民出版社韶山分部陸續成立。去年,河南、河北、湖南等省也開始打破出版社地級市分支機構零的紀錄。

合作動機:雙方各有需求

談到在地方設分支機構的緣起,不少采訪對象用了“一拍即合”來形容。簡言之就是地方有出版需求,出版社也要延伸發展,于是合作水到渠成。從時代背景看,文化體制改革全面激發了出版業的活力,或許可以看作這一現象的一個注腳。

2006年,文化體制改革由試點轉入全面推開,文化企事業單位改革成為改革的中心環節。也就在這一年,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旗下的兩家出版社開始著手建立分支機構;貞浧甬敵醯那榫,鳳凰出版社副社長倪培翔說:“在地級市建分支機構的想法是時任集團董事長譚躍提出來的,他曾任江蘇省委宣傳部副部長,了解地方的需求,地級市有報紙、電臺、電視臺,但沒有出版社,地方希望有這個門類。他出任集團董事長后,地方宣傳部門找他商量,集團也希望發掘地方的文化出版資源,這樣雙方一拍即合,優勢互補,資源共享,成立了這5家公司。”之所以選擇鳳凰出版社,倪培翔表示,該社前身是江蘇古籍出版社,以社科文史為特色,在選題方面與地方文化銜接,出版板塊中有地方文化一塊,近年策劃出版的地方文化工程如《無錫文庫》(全100冊)、《泰州文獻》(全70冊)、《常州先哲遺書》等,地方特色鮮明,反響較大。

蘇州古吳軒出版社2009年年底改制為國有獨資的出版企業,改制后在吳江、宜興、東臺和靖江4個縣級市成立了辦事處。該社總編輯許雪根告訴《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許多外地出版社在蘇州設立辦事處或分公司,為了擴大發展,我們就在周邊選這幾個經濟、文化發達的縣級市,和當地日報社合作設辦事處,發掘地方文化資源。”

分支機構策劃什么類型的書?一類是地方史志、地方文化類圖書,如中州古籍出版社洛陽分部策劃的《洛陽古代墓葬壁畫》《龍門石窟與西域文明》等。另一類是服務地方政府的圖書,如政府白皮書和調研報告之類。還有一類是教材,一些大學社在地方大學設立的分支機構,主要服務當地教材出版。

除傳統圖書出版之外,數字出版也成為出版社掘金地方的切入口。北京藝科社2014年1月在承德成立了分部,社長張彬告訴記者:“我們是一家電子社,計劃開拓承德的數字出版資源。今年我們計劃開發一款以承德為背景的手機游戲,還計劃把承德文化界的期刊整合成數字出版形式在移動終端發布。”

管理模式:設辦事處或公司

出版社在地級市的分支機構通常有兩種管理方式:一種是冠以辦事處、分部、出版中心或編輯中心的名稱,相當于出版社的一個編輯室;另一種是出版社全資注冊子公司,或與地方相關機構合資成立子公司。在地方的合作方,通常是當地的報社、書店、電視臺、大學等。

中州古籍出版社是辦事處模式的代表,該社總編室主任朱志永告訴記者,該社在洛陽的辦事處設在當地新華書店,南陽的設在南陽日報社,新鄉的設在市圖書館。他說:“辦事處相當于社里的一個編輯室,社里不外派人員,找當地人挖掘出版資源,三審三校都通過社里。”

江蘇鳳凰出版社在4個地級市、1個縣級市成立了正式的公司來運作,倪培翔告訴記者:“我們在無錫的公司叫無錫鳳凰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其他幾個公司也這樣命名。無錫、徐州、張家港、泰州股本都是200萬元,落點當地報業集團。但常州有些不同,常州股本400萬元,和常州電視臺合作。相同的是,5個公司都是地方控股,持股比例雙方分別占49%、51%。”據介紹,這5家公司在經營上是獨立運作,出版上嚴格按照出版規程來操作,所有選題出版都要經過社里,社里為此配備一個編輯室專門對應5家公司,圖書出版流程規范。

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則獨創性地把兩種模式結合在一起。該社成立了全資子公司達泰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轄醫學(北京)、長城(北京)、數字(南京)、職教(南京)、華南(廣州)、蘇北(徐州)、蘇中(南通)、蘇南(蘇州)8個出版中心。不同于上述兩種有合作方的模式,該社的出版中心完全自己經營。

發展狀況:未必一圈就靈

從先行者的發展情況看,這些分支機構經營有好有壞。蘇科社的“章魚模式”最受矚目,8個出版中心5年銷售過億元的紀錄很難被突破。也有社長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分支機構運營不太理想,正在調整中。

鳳凰出版社5家公司中,經營最好的常州公司真正通過公司化運作實現了贏利和分紅。分析原因,倪培翔說,產業鏈相對完整是一個因素,“出版產業鏈各環節都有利潤,經營好利潤相對就高。”他說,常州公司有照排室,不僅可以做自己的書,還能為社會服務;常州和印刷廠定點合作,印刷工價就下來了。

也有出版社對分支機構進行了調整,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通過幾年深耕細作,基本建立了當地出版資源網絡后,2012年起,該社將常駐人員改為專職聯絡員,借助網絡和高速公路繼續在地級市發掘出版資源。該社副總編輯杜辛告訴記者:“實踐證明,這樣做成本下降,效益上升。”

現實中的各種問題不斷出現。分支機構和總部之間要有一個磨合期,特別是在選題策劃和內容把控方面。倪培翔表示:“地方上畢竟不是專業干出版的,要磨煉到得心應手還有個過程。出版人才必須有文化內涵和文化眼界,不是撿到籃子里的都是菜。”

還有些客觀情況也必須面對。發達的地級市成為出版社爭搶之地,如蘇州、無錫、常州等市,不僅有江蘇本省的出版社設點,北京、上海的出版社也紛紛布局,“資源在被瓜分,競爭日趨激烈”。另外,有受訪者反映,地方政府埋單的圖書的出版量有所減少,因為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以來,“三公”經費較以往減少了。

不過正如杜辛所說,大眾出版的時代已經過去,出版社要在地級市做好分支機構,就要深入挖掘小眾需求,并具有全媒體意識,讓傳統出版和數字出版齊放光芒。

上一篇:閱讀豈能拘泥于形式 感受的是所承載的內容

下一篇:調查顯示:“80后”“90后”依然青睞紙質書

梦幻国际app下载 上海快三计划预测 幸运赛车是真的吗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刘伯温精选六资料大全 腾讯分分彩历史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成都股票配资安全 彩经网天津快乐十分 环岛赛体彩开奖结果 期货配资找象泰配资信用高go